• 达来门户网站
达来门户网站>综合>95后氪金玩家:你的钱包被兴趣爱好“割韭菜”了吗

95后氪金玩家:你的钱包被兴趣爱好“割韭菜”了吗

2019-11-27 12:09:51 来源:达来门户网站 浏览:2966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沈洁群实习生汪小玉

“‘婴儿圈’里有个笑话说,买婴儿是违反天气的,突然‘饿死’是正常的。”95岁后的大学生胡媛媛最近花了2000元,以一种节俭的方式开始制作一个手掌大小的bjd娃娃(球形关节娃娃),这是他长久以来一直崇拜的。

即使我的室友提醒我,这笔开销将意味着下个月生活质量的严重下降,胡媛媛也只悲伤了五分钟,沉浸在满足和快乐中。他花了两个小时设置图片和美丽的图片,然后把它们发布在一个专门为洋娃娃服务的微博账户上。

自从进入氪星金戒指后,胡媛媛说他掉进了天坑,他的钱包被无限期地“剁碎了”。北京娃娃可以在当地换衣服、化妆、换手、换脚、换头发,甚至换眼球——人民币在每个环节都滚动。“bjd娃娃就像人类。随着衣服和鞋子越来越新,你保留氪金。高质量的作品稀缺,价格非常高。例如,一位作者只用300元的单个价格就做了8件洋娃娃衣服,然后单个购买价格就高达2000元。”

氪金,意思是支付费用,最初是指在线游戏中的充值行为。现在这种行为模式已经蔓延到年轻一代亚文化消费圈的许多领域。95后消费者对一种爱好有着深厚的爱,商业运作模式也足够多样化,所以你成为氪金游戏的一个无止境的追求者。

今天,你喜欢在钱包里“剪韭菜”吗?

想把自己送上鄙视链的顶端吗

21岁的小白是一名资深游戏玩家,也是日本一所大学经济系的新生。“20万元。”当记者问及这些年在游戏上的花费时,小白不假思索地说了这个数字。

“当我第一次开始玩手游时,我直接收费1万元。结果,我发现自己穿着所有的衣服排在第三位!因此,我又收取了20,000元,直接上升到第二位的全服务。在游戏中,许多人邀请我私下加入他们的行会,这种满足感真的非常强烈。”

玩游戏和收费可以让你变得更强壮。小白已经学了很久了。“我绝对不愿意,对方球员不如我好,只是可以用更多的钱欺负我,所以我收费越多,我就越停不下来。”

小白坦白承认他用氪金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事实上,即使氪金无法强化,一些游戏也只能在游戏中拥有更加华丽的服装和装饰品——这也是小白眼中荣耀地位的体现,并能在瞬间将自己推到游戏“鄙视链”的顶端。

小白高中毕业后去了日本,参加了两年的预备课程。由于奇怪的语言和文化环境,小白不知所措。他经常呆在家里,只和游戏作伴。为了满足他站在“鄙视链”顶端的虚荣心,他拼命氪金。

现在随着大学生活的正式开放和小白日常生活领域和社会领域的逐渐扩大,玩游戏的冲动都减弱了。他租的公寓里有一只猫。他通常有完整的学习计划,放学后会努力学习。他的收入大约是8000元。

现在小白已经卖出了很多他曾经疯狂收费的账户,但他仍然偶尔玩一个游戏——他只能在游戏中获得的“氪星黄金巨头”的优势一直令他着迷,他不能放弃。

金钱可以证明艾迪的商业价值。

今年,22岁的苏苏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保险公司做高级规划。下班后,更换严肃的黑白西装。苏苏是氪星追星女孩。

最初在高中时,苏苏追逐明星的氪星黄金计划是花钱购买爱情豆专辑、限量版相册及其周边环境。“在我看来,花钱了解他的动态并为他的努力买单是参与他职业生涯的方式,我已经获得了追逐明星的参与和经验”。

苏素通常在给智英淘宝店寄钱的时候,有一种直接给钱给艾迪的好感觉。“培养艺术家后,我们做“母亲”并花钱买“儿子”是不对的。”

苏苏追逐明星的氪星之旅已经从简单的在爱情豆上花钱演变成随着他年龄的增长和离粉丝越来越近而在“混血儿”中花钱。“我和我的朋友们曾为艺术家停留过。我的朋友们越线了。我负责在线操作和绘图。我们中的六七个必须安排离线援助,每个月都有一大笔钱,我们把这些钱汇在一起。”

但是现在苏苏的氪星心态也在改变。尤其是在追逐才艺秀时,苏苏觉得自己是“被迫”购买与投票相关的无用商品,然后在家里大量囤积。“很久以前,我愿意把氪星黄金送给我最喜欢的豆子,但现在我似乎被一场才艺表演绑架了,不得不去氪星黄金让他开始工作!”

粉丝们集资把艺术家们送出了这条路,这条黄金氪星之路并没有结束。苏苏表示,未来的日子会更加累人,因为他首次亮相后的每一次曝光和商业合作都需要粉丝们不断投入人力和财力来支持艾迪的“商业价值”。

在米圈里,大量氪金的慷慨“大粉末”将是众所周知的。例如,22岁的小雨每次给艾杜钱时,总是出现在氪星黄金粉丝名单的首位。前一段时间,因为她觉得代理商对她的艺术家不够重视,她非常生气,直接花了20,000元买杂志,让艺术家采访并出售。只有当手机页面上的数字飙升时,小雨才感觉好点:他想做的只是证明艾杜的商业价值和魅力“非常好”,你们都给了我一个好印象。

在爱好上花钱是非常放松和令人满意的。

除了玩游戏、追逐明星等传统领域外,目前还出现了各种新颖的氪金项目,如玩洋娃娃、购买“盲盒”、购买中国服装、购买运动鞋等。

“氪金,一方面是商家策划的饥饿营销,另一方面,花钱本身是非常减压和满足的。例如,玩洋娃娃是一种特殊的爱好,可能不值得花这么高的价格,但买了它后,我会莫名其妙地感到放松。”为bjd doll氪金工作的胡媛媛说,在这场看似不平等和不合理的氪金游戏中,她和企业实际上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工程男李贺,22岁,氪星球员,非常热衷于收集运动鞋。

“我初中二年级买的第一双篮球鞋是‘战久’,是我来北京时买的。那时,我不懂运动鞋。店主说这是最新款,我买了它。回到我的家乡,我只是学校里最漂亮的孩子!当我几乎筋疲力尽的时候,这双鞋刚刚在我家乡的商店上市。”

李贺说,从高中开始,他发现买鞋可以满足他的虚荣心。“我一年最多花4万元买鞋,一个月最多能买6双鞋。课堂上买鞋的气氛也很浓厚,学生们不仅是志同道合的鞋友,也是最能互相比较的人。”为了省钱买一双他特别喜欢的鞋子,李贺可以在楼下几天吃一碗几美元的刀削面。

李贺说,他对运动鞋的热爱是无可比拟的,“鞋子看起来像艺术品”。同时,作为一名篮球迷,他喜欢他所崇拜的篮球运动员的同一品牌的篮球鞋,并且必须首先购买。

因为氪金,李贺也嗅到了一点商机。他和他的朋友们自己开发了一个手机应用,并收到了运动鞋方面的建议,比如验证运动鞋是真的还是假的。他周围的许多男孩下载了他们的应用程序,赚了一点钱。

但大学毕业后,李贺的氪星之旅很快就受到存款不足的限制——他和女友处于长途关系,两地之间的高机票和火车票切断了继续沉迷氪星运动鞋的可能性。除非你非常喜欢,否则你一定不要买它。

回忆大学的过去,李贺说他仍然感到有点心痛,现在他已经和当时的女朋友分手了。"我可以用几双鞋来兑换那些旅行费用?"

目前,李贺的工资相对较低。氪金的欲望和能力跌至人生的新低。“在经济形势允许的情况下,我可能还会买很多鞋。毕竟,这么多年来人们一直对这个地方感兴趣。”(文化副刊编辑)

这篇文章来源于《中国青年报》的客户。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app.cyol.com)

广东11选5下注 江西十一选五投注 吉林快三 极速牛牛app 中华彩票网

Copyright 2018-2019 zapitgames.com 达来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