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达来门户网站
达来门户网站>文化>中国学论坛|潘岳:文明冲突的根源不是古老文明的现代复兴,而是

中国学论坛|潘岳:文明冲突的根源不是古老文明的现代复兴,而是

2019-11-14 15:57:24 来源:达来门户网站 浏览:4970

中国习近平主席指出,文明因多样性而交流,通过交流相互学习,通过相互学习发展。多元文明的交流和相互学习是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人文基础。当今世界正面临一百年来前所未有的变化。中国文明、希腊罗马文明、俄罗斯文明、印度文明、波斯文明、奥斯曼文明等历史悠久的古代文明正在复兴。

就人类命运共同体而言,主要的古代文明,特别是那些已经完成现代性转型的文明,在解决现实困境方面有着宝贵的经验,体现了追求更美好未来的持久价值。当一些国家强调自己的优先事项和“反全球化”时,主要的古代文明倡导以包容的传统促进新的全球化。当一些国家将“现代化”简化为“仅美国化”时,主要的古代文明主张通过文化多样性追求多样化的现代化。当一些国家使用“文明冲突”理论来导致其中一个或两个,主要的古代文明提倡“文明对话”,以塑造一个和谐但不同的未来。

并非所有古代文明都是完美的,但它们固有的开放和宽容传统有利于形成不同文明之间平等对话的社会。

共同的命运

主要的古代文明共同结束了人类轴心时代。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指出,在公元前600年至前300年间,伟大的精神导师出现在所有文明中,包括古希腊的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以色列的犹太先知,古代印度的释迦牟尼,中国的孔子和老子...他们提出的意识形态原则塑造了不同的文化传统,这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在此后漫长的历史时期里,古代文明经历了沉浮,文明基因始终没有消失。马克思把古代文明视为“人类的童年”。尽管历史不会重演,但它仍然是一个“标准的、无与伦比的模式”,具有持久的现代价值。

近代以来,所有主要的古代文明都受到了现代西方工业文明的影响。在西方,现代工业文明的“进步力量”在一定程度上背离了古希腊罗马文明的许多核心价值观,甚至超越了自由主义。事实上,有高于个人的城邦,高于欲望的美德,高于利益的正义,高于权利的责任,高于民主的善治。在非西方世界,一方面,现代西方工业文明给非古代文明国家带来了变化;另一方面,它无情地中断了古代文明的可持续发展。印度1905年的反英国抗议、伊朗1905年的反帝国主义革命、土耳其1908年的青年土耳其革命、埃及1919年的反英国起义和中国1911年的革命都是古代文明对西方影响的回应。

在新的历史时期,主要的古代文明正在被重新激活和复兴。随着现代西方工业文明的弊端越来越明显,强调多样性的古典文明越来越显示出积极的意义。为了纠正个人利益高于社区利益的观点,人们重温了亚里士多德《政治学》中“人是城邦的动物”的教导。为了应对政治与道德的分裂,人们在古希腊哲学中再次寻找“美德伦理学”。为了应对民粹主义的混乱,人们在“苏格拉底之死”的悲剧中认识到了多数人的暴政,并从柏拉图的理想国家那里学到了明智的政治智慧。现代化和民族化已经成为所有主要古代文明的集体共识。

共同特征

主要的古代文明擅长处理传统和现代的关系。现代西方工业文明的兴起只有几百年的历史,只是人类文明史的一小部分。相比之下,主要的古代文明经历了几千年的起伏,在处理传统和现代方面有丰富的经验。例如,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以国家的形式发展而从未中断的伟大文明。它创造了一个独特的中国民族社区,体现了强者无霸权、弱者无区别的文化根源。古代文明因其深厚的文明自信而依然充满顽强的生命力,尽管它已经跌到了历史的最低点。

主要的古代文明擅长处理不同民族之间的关系。习近平主席在亚洲文明对话中强调,中国文明是通过与其他文明不断交流和相互学习而形成的开放体系。从近代佛教东传、“两伊融合”、“西学东渐”,新文化运动、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传入中国,以及改革开放以来的全面开放,中华文明始终得到丰富和提高。相反,那些只提倡军事征服但没有包容性文明传统的国家,虽然曾经极其强大,但在一两个世纪后已经消失了。

主要的古代文明擅长处理西方和非西方的关系。就中华文明而言,我们的学习精神体现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整个历史进程中。自1840年以来,我们通过洋务运动学习西方技术,通过改革和改革学习君主立宪制,通过新文化运动学习科学民主。在不到100年的时间里,各种学说、计划和思想流派出现在舞台上,几乎重复了西方不同的现代版本。最后,中国人民选择了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

欧洲国家也从主要的古代文明中吸取了教训。例如,法国启蒙者魁奈和伏尔泰在中国儒学中获得了许多理性元素并付诸实践。另一个例子是英国借鉴中国的科举制度建立了公务员制度。不幸的是,一些大国后来放弃了开放精神和学习传统,认为自己是文明进化的最高阶段、最高形式,甚至是历史的终结。这违反了文明自身发展的规律。

共同使命

首先,超越文明中心理论,重塑文明多样性。

例如,中华文明保持了丰富的多样性,形成了一个既统一又不同的治理体系。在宗教关系上,中国文明强调“政治主教的多元、和谐和服从”,比西方更早提出政教分离。在民族关系中,中华文明强调“和而不同,多元一体”,中华民族和少数民族有着共同的特点。就国家结构而言,中华文明不仅有一个末端插有一根杆子的郡县制度,而且还有一个由习俗支配的“一国多制”的传统。

在欧洲,具有深厚传统的文明越多,文明的多样性就越多。例如,法国高度提倡文化主体性,率先提出文化多样性的概念。战后德国积极倡导文化多元化。在德国、法国、希腊、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和其他欧盟国家的推动下,教科文组织通过了《保护和促进文化多样性公约》。

第二,超越单一现代化,探索多元现代化。

文明的多样性决定了现代化的多样性。同样的现代化有不同的模式。这也是一种市场经济。美国有新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德国有国家和市场相结合的市场经济,中国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正是多元文明的特点,每个国家都根据自己的国情寻求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

第三,超越文明冲突,促进文明对话。

文明冲突的根源不是古代文明的现代复兴,而是单一文明的唯一优势。与文明冲突理论相比,所有主要的古代文明都有对话和协商的文化传统。例如,中国文明追求世界公开的和谐状态,而不是弱肉强食的弱肉强食,弱肉强食的弱肉强食。坚持“远者不守道德”的沟通模式,而不是“力量就是正义”的原则。坚持“人与事物和谐相处”的共同利益,而不是“敌与友”的二元概念。

第四,超越文明优势,促进文明交流和相互学习。

现代西方文明有着根深蒂固的“文明优势”,而古代文明既不傲慢也不轻视。当然,主要的古代文明并不完美。当时他们被西方超越和影响的原因正是因为他们积累了深刻的劣势。古代文明必须保持开放的思想,坚持交流学习,与现代西方文明携手合作,形成一支可持续的人类文明力量。我建议生态文明可以成为一个文化交流的平台,融合不同的文化、宗教和意识形态。有许多这样的平台可以找到。

正如习近平主席所指出的,人类只是在颜色和语言上不同,文明只是在颜色和美丽上不同,但高低之间没有区别。认为自己的种族和文明优于他人是愚蠢的,坚持改革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理解和实践上是灾难性的。当世界来到一个新的十字路口,文明应该是统一的还是多样化的?无论我们想要单一现代化还是多重现代化;这是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对话?我们是想要文明的自我隔离,还是想要文明的交流和相互学习?正确的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我坚信复兴古代文明社会的方法是建立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时候形成一个多元文明的社会了。是时候形成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新模式了。

(作者是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委书记兼第一副院长)

(本文仅代表代表的个人观点。专栏邮箱:shhgcsxh@163.com)

总编辑:王镇文字编辑:王镇夏斌专题地图来源:孟韩愈照片编辑:朱琳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中国一分彩 搜狐彩票网

Copyright 2018-2019 zapitgames.com 达来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