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达来门户网站
达来门户网站>时事>“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袁隆平:中国人的饭碗要牢牢掌握到自己手上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袁隆平:中国人的饭碗要牢牢掌握到自己手上

2019-11-02 14:13:20 来源:达来门户网站 浏览:1937

“中国可以完全解决自己的粮食问题。中国也可以帮助世界各地的人们解决他们的食物问题。”-袁隆平

今天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袁隆平颁奖。

袁隆平是杂交水稻研究的先驱。50多年来,他致力于杂交水稻技术的研究、应用和推广,为中国的粮食安全、农业科学发展和世界粮食供应做出了巨大贡献。

关于“共和国勋章”的授予,袁隆平兴奋地说:“共和国勋章”是全国最高荣誉奖。对我来说,这是一种鼓励和鞭策。我不能躺在功勋簿上睡得很香。只要原始思维不混乱,我还是可以做到的!只要没有痴呆症,你就可以继续思考和做研究!”

关于未来,袁隆平谈到了“两大任务”——一是超级杂交水稻的研究,这将带领团队达到每公顷杂交水稻20吨的目标。第二,应促进耐盐碱水稻的研究。种植1亿亩耐盐碱水稻,亩产量提高到300公斤。每年应该再生产300亿公斤的粮食来养活另外1亿人。

今年8月9日,袁隆平的90岁农历生日。该报的特写页面曾刊登了一篇70年来70人的专题文章《袁隆平:金枪鱼之年依然是“大米梁某”。现在它又重新发行来悼念袁老!

8月9日是袁隆平的90岁农历生日。从赤脚到田野,穿套鞋,到田野的边缘……时光飞逝。在他应该“照顾好自己”的年龄,他仍然坚持在科学研究的前线战斗。自从1964年开始研究杂交水稻以来,他把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稻田。三系体系于1973年建成,杂交水稻育种战略思想于1986年提出,两系杂交水稻于1995年成功发展,超级杂交水稻育种技术路线于1997年提出...他在稻田里的每一步都引领着我国杂交水稻技术的发展。因为他在这个领域扮演了创始人的角色,他被誉为“杂交水稻之父”。梦想永不停止。目前,超级杂交水稻在大规模示范下已达到每公顷17吨的产量,“高产、高产”是他永恒的目标。他正朝着每公顷18吨的目标前进。另一方面,袁隆平正带领耐盐碱水稻研究团队解决关键问题,8年内将在盐碱地推广1亿亩耐盐碱水稻。回到鲭鱼年,他的眼睛仍然是金色的稻田。远处一串饱满的稻穗承载着农民一年的生计和老人的梦想。

[字符文件]

袁隆平,江西德安人,1930年9月生于北平。他于1953年毕业于西南农业大学。他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至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致力于杂交水稻研究,发明了“三系法”籼型杂交水稻,成功开发了“两系法”杂交水稻,建立了超级杂交水稻技术体系,使中国杂交水稻研究始终走在世界前列。截至2018年,杂交水稻已在中国推广到90多亿亩,水稻产量增加了6000多亿公斤。袁隆平团队已经为80多个发展中国家培训了14000多名杂交水稻技术人员。他为确保中国粮食安全和世界粮食供应做出了突出贡献。他先后获得了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改革先锋”等多项国内荣誉,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科学奖”、以色列“沃尔夫奖”和美国“世界粮食奖”等近20项国际奖项。

为农民做实事是他们的责任。

在中国,袁隆平应该是最著名的科学家之一。老一点的人感叹他对“解决十多亿中国人的粮食问题”的贡献。年轻人除了听老人的传说外,还制作了《让你吃得太多》等袁隆平爷爷系列表达包,这些表达包已经广为流传,以另一种方式来表达对老人贡献的敬意。

不久前,袁隆平又一次因为“飙升的英语”而愤怒——袁隆平在长沙举行的中非农业合作发展研讨会上发表了英语演讲,赢得了网友们的诸多好评。

原因是两年前,袁隆平的英语演讲持续了20多分钟,使#袁隆平的翱翔英语#瞬间成为热门话题。

然而,他谦虚地回答:“不懂英语的人说我的英语很好,我的英语很蹩脚。”

在国际学术活动中,袁隆平经常用英语交流。这与他年轻时奠定的基础密切相关。当他在高中的时候,他在一个几乎说英语的环境中学习,他能理解80%到90%的英语电影。

他最感激的是他母亲的教育启蒙。“英语启蒙只是一个方面。我母亲的教育影响了我一生,尤其是在生活中。她教我做一个有道德的人。她总是说,“你必须爱和诚实。”袁隆平说道。

袁隆平一生都和农民在一起,并有他们的陪伴,但他不是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孩子。我父亲袁兴烈毕业于国立东南大学(后来的国立中央大学),我母亲华静是一所教会学校的老师。袁隆平出生于北京协和医院,名龙平,绰号二毛。根据出生证明,袁隆平是由林乔治医生接生的。

在袁隆平的童年记忆中,无论时代多么动荡,父母从未放弃让袁隆平兄弟姐妹学习的机会。

然而,父母从来没有想到他们会全力支持孩子上学。当他们进入大学时,他们的孩子会选择学习农业。“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在郊游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美丽的花园。我非常喜欢它,尤其渴望乡村的美丽和农业的乐趣。随着年龄的增长,欲望变得越来越强烈。学习农业成为生活的抱负。”袁隆平回忆道,“但我父母不同意。我父亲让我学习医学和科学技术。我妈妈说学习农业很难,我想成为一名农民,等等。我和妈妈争论学习农业的重要性,并说将来应该有一个花园和花园节。”

父母终于尊重了他们孩子的选择。

袁隆平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农业殿堂。他在西南农业大学农学系学习了四年遗传学和育种学,感到很沉重。“看到当时农村的贫困落后,我有点雄心勃勃,决心改造农村,为农民做些实事。我认为农民应该有这个义务。”袁隆平说道。

新中国成立初期,苏联生物学家米楚林和李森科的“无性杂交”理论是权威判断。无性杂交是通过嫁接和胚胎嫁接来交换两个遗传上不同的品种的塑料物质,从而创造新品种。它否认“基因”的存在。

起初,袁隆平也走这条路。他试图把甘薯和月光下的花朵结合起来,月光下的花朵光合作用强,能产生更多的淀粉,希望能增加甘薯的产量。第一年,他“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挖出了一个大甘薯并在上面播种。然而,第二年,种子播下,只有月光下的花朵生长。地上没有甘薯的影子。发生什么事了?袁隆平对植物的“无性性”深表怀疑。“这种方法不能改变农作物的遗传。植物也有性。”

1957年,袁隆平在《参考新闻》(Reference News)中看到,对dna双螺旋结构遗传密码的研究获得诺贝尔奖,并意识到现代遗传学已经进入分子水平。自1958年以来,袁隆平逐渐接受和认可孟德尔等人的遗传学,并认识到基因理论和染色体理论对改良品种的重要性。

当时,袁隆平下定决心要解决粮食增产问题,不让人民挨饿。

袁隆平、李碧湖(左)和尹华琪(右)在实验场。

其他人研究生育能力,但他关注不育。

直到现在,他还记得农民在农村实习时的一句简单的话:“袁先生,你从事科学研究,你能培育出一个800公斤/亩和1000公斤/亩的新品种,那就太好了!”

毕业后,袁隆平进入安江农业大学工作,开始了18年的教师生涯。

水稻是南方的主要粮食作物之一。增产的方法有很多,但改良品种是最重要的。一天,袁隆平去学校的实验场选种。他发现了一种特别好的水稻,8英寸的耳朵像瀑布一样垂下来。他计算出,如果把它用作种子,每亩水稻的产量可能达到1000公斤,而当时高产水稻的产量只有5600公斤。第二年春天,他播种了1000多株植物。他每天都跑过去仔细管理它们,并“看着米饭成龙”。

幼苗长出后,他无能为力。早晚方向不同,水稻植株的高度和高度也不均匀。他失望地坐在山脊上。看着高度和高度不均匀的水稻植株,他突然想到一个灵感:水稻自花授粉时,纯系品种不会分离,高度和高度不均匀的分离比例正好是3: 1,这符合遗传分离规律。你找到天然杂交水稻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杂交水稻可以通过人工方法利用杂种优势来培育。

当时,世界育种界的权威观点是,自花授粉植物的自花授粉没有退化,因此杂交没有优势。

袁隆平再次对权威产生怀疑,他将挑战权威。

后来,袁隆平回忆起当时的想法说:“我是一所江城农业学校的老师,很多老一辈专家认为自花授粉水稻没有杂种优势,所以我压力很大。但是我对水稻的杂种优势有信心。首先,我从事实中发现了这一点。其次,虽然书上说水稻杂交没有优势,但我认为它的理论基础值得怀疑——因为杂种优势是生物学中的一个普遍规律,水稻也不例外,这种优势肯定会大大提高水稻产量。总的方向是正确的。通过努力工作,即使有挫折,我们也不能轻易放弃。我们终于可以到达光明的另一边了。”

根据天然杂交水稻,袁隆平认为,必须有雄蕊退化而不能受精的天然雄性不育水稻植株,而雌蕊是正常的。如果你想人工培育杂交水稻,你必须先培育出这种雄性不育水稻的种子,它可以与普通优质常规水稻授粉,从而产生大规模的杂交水稻种子。

他构思了三系法的技术路线:培育水稻雄性不育系;保持系用于不育系的连续繁殖;恢复系重新选育,恢复不育系的育性,产生杂种优势,从而达到增产的效果。

因此,袁隆平开始到处寻找具有花药开裂等特征的天然雄性不育植物。早上早饭后,他去了田里,带了一个水壶和两个馒头,直到下午四点左右才回来。在六月和七月,是水稻开花和寻找异常雄蕊的最热和最佳时间。他每天在千千一千万根稻穗中行走,大海捞针。太阳下非常热。赤脚踩着水。在困难的条件下,他患有严重的肠道疾病和胃痛。他用一只手压住痛处,用另一只手不停地翻动稻穗,仔细观察。

日复一日,没有收获,但袁隆平总是乐观地期待着明天。在搜寻的第14天,用放大镜观察了14万个稻穗,在洞庭早籼稻品种中发现了第一个雄性不育株。

经过反复试验,他整理了初步的研究成果,撰写了《水稻雄性不育》一文,这在历史上首次揭示了水稻雄性不育的“病态”之谜,正式提出了用三系配合法利用水稻杂种优势的想法和思路。

1966年2月,该论文发表在《科学公报》上。该杂志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关闭,“水稻雄性不育”是《科学通讯》的最后一班车。国家科委第九局局长赵石英看到了这一点,认为意义重大。他以国家科委的名义发函支持相关研究。一篇论文拯救了袁隆平和他的杂交水稻,避免了那个时代研究被扼杀在摇篮里的后果。

袁隆平对海南省三亚市荔枝沟国家南方育种基地的考察。照片/视觉中国

从三个系统、两个系统到一个系统的“两个梦想”

“当这条路在科学研究中受阻时,学会想出不同的方法是非常重要的。”袁隆平分享了自己的经历。

从1964年到1969年,袁隆平试验了3000多个杂交组合,但结果不到100%不育,理想的不育系进展不大。袁隆平对这个问题感到困惑,发现这些年来测试的材料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水稻。如果我们拆散我们的亲戚去寻找野生稻呢?

这时,袁隆平被调到湖南农业科学院水稻研究所,每年秋冬都去海南南方育种基地。1970年,海南当地农技人员冯克山和袁隆平的学生李碧湖在一片长满野生稻的沼泽中发现了一种“异常”植物——野生稻长在地上,花粉已经败育。

袁隆平将其命名为“疯狂的失败”。然而,他没有想到一个偶然的小概率事件已经在杂交水稻研究中打开了一个突破口。第二年,袁隆平惊喜地发现,“野败”能够保持男性不育。1972年,该团队又种植了数万株植物,都是雄性不育的。袁隆平终于看到了曙光。

1973年,“南优1号”在袁隆平育成,分别在湖南和广西试验。第二年,好消息频频传来,平均亩产超过500公斤。中国已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成功利用水稻杂种优势生产的国家。

尽管三系法的成功很大,袁隆平很清楚,为了在产量和利用优势方面取得新的突破,育种必须打破三系法之间的杂交育种盒子。他在1986年提出了杂交水稻的育种策略——从三线法到双线法,再到单线法,即从利用品种间杂种优势到利用亚种间杂种优势,再到利用水稻与其他品种间的远缘杂种优势。程序已从乘法简化,效率越来越高。

袁隆平发表了《杂交水稻育种战略设想》。今天,他的初衷没有改变。

20世纪80年代,水稻光敏核雄性不育被发现。袁隆平认为,这一特性的发现为“双线法”提供了可能性——它可以用于夏季长日照下的种子生产和春秋两季的自我繁殖,一条线可以用于两个目的,从而节省了保持系。

双系统研究开始后,随后进行了测试。那一年,仲夏的气温极低。许多以前被确认为不育的材料变得可以生育。研究降到最低点,许多人放弃了。

“做研究时不要害怕失败,当你害怕失败时不要做研究。怎么会有这样一帆风顺?”袁隆平和合作小组的关键成员没有动摇。冷静分析后,他发现除了光线的长度,温度也是关键因素。结果,他调整了育种技术策略,从1986年到1995年,就像三线法一样,双线法在同样的九年里取得了成功。但是,如果三制方法是“经典方法”,那么两制方法就是“中国的原创”。

袁隆平和团队仍在探索一系列方法。在他看来,第一线方法很难用常规方法完成,必须与分子生物学技术相结合,从野生植物中克隆基因并将其导入水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并非不可能。

有些人喜欢谈论“杂交水稻不好吃”。对此,袁隆平坚信产量和质量不是一对矛盾,可以统一,但难度更大。“日本大米协会主席说,我们的超级大米的质量可以和‘岳光’相比,但是产量是它的两倍。”然而,他始终坚持不牺牲产量来换取质量的原则。

关于他在杂交水稻领域的贡献,袁隆平谦虚地说:“虽然我在中国率先发展杂交水稻,但我认为我只做了一些工作。当我第一次研究杂交水稻时,我只是想开发一个能增加粮食产量的好品种。目前,杂交水稻能以这样的方式造福人类,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这是我一开始没有想到的,也是我最欣慰的事情。”

袁隆平于2015年卸任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主任后,现为该中心研究员,并继续指导杂交水稻的研究工作。当谈到继任者时,他说他不够精力充沛,“关门大吉”。他以前培训过20多名博士生。“我想培养研究生看这个人的科研素质,取决于他是否愿意去野外,迎着阳光,涉水走过泥泞,去野外,实践给予真正的知识。每天,我都会踏上稻田,去了解水稻,熟悉它们的“脾气”,辨别品种,就像把我自己的孩子和其他家庭的孩子区别开来一样袁隆平说道。

采访结束时,袁隆平再次谈到了他的两个梦想——一个是“享受谷下凉爽的梦想”,另一个是“杂交水稻覆盖世界的梦想”。关于前者,他梦见实验田里的超级杂交水稻比高粱高,耳朵和扫帚一样长,谷粒和花生一样大,所以他和他的助手坐在耳朵下面享受凉爽的空气。目前,超级稻正朝着高产的方向不断冲刺。然而,后者目前已在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试验杂交水稻,10多个国家实现了大规模杂交水稻种植,年种植面积700万公顷,一般比当地水稻高出20%以上。

现在,两个梦想都在追寻。我祝愿袁隆平早日实现他的梦想。

81岁的袁隆平参加了气排球友谊赛。照片/视觉中国

记者笔记

不要忘记食品安全

在采访中,袁隆平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善良有趣的老人。他有“三个反对意见”——他不喜欢拘泥于形式,拘泥于形式,拘泥于形式。当他听到有人称赞他为“国宝”时,他马上开玩笑说:“国宝是熊猫,我要变成动物就有麻烦了。”

然而,当这个话题涉及到为什么一直追求高产以及对粮食安全的担忧是否过度时,老人立即收起笑容,严肃地说:“中国粮食不够。”这句话已经在不同场合说了很多次,几十年了,但他仍然担心:“许多人说中国有足够的食物和足够的食物。那不是真的!中国有十亿多人可以吃,永远不会有真正的粮食过剩。相反,如果我们想进口一部分,如果我们过于依赖国际市场,我们将被其他人控制。”

食物一直是一种战略商品。多吃一点食物并不可怕。如果少了会怎么样?粮食安全不容忽视。

目前,人口正在增加,但有限的可耕地正在减少。我该怎么办?在水稻方面,袁隆平提出了两个重点研究方向——一是依靠科技进步提高单位面积产量,即发展超级杂交稻等高产水稻;第二个方向是扩大粮食作物种植面积,以开发盐碱地为目标的耐盐碱水稻研究就是以此为重点的。

他一直在考虑广大农民的切身利益。他清楚地记得,当超级杂交水稻被验收时,一个农民跑过去说,“我一生都在种水稻,从来没有这么高的产量。非常感谢。但是我们也有抱怨。你们增加了大米产量,但当大米价格下跌时,我们仍然没有赚钱。”

他预计,全社会将重视粮食生产,国家将确保一系列惠及农民的政策得到更好的实施,以调动农民的粮食生产积极性。最好的方法不是以低价伤害农民,而是让他们受益。

作者:赵正南,新叶韵,编辑:赵正南,责任编辑:王星

快乐十分钟

Copyright 2018-2019 zapitgames.com 达来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