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达来门户网站
达来门户网站>国际>起底“民阵”岑子杰:幕后黑手阴险外露,暴徒走狗推波助澜

起底“民阵”岑子杰:幕后黑手阴险外露,暴徒走狗推波助澜

2019-10-26 10:10:53 来源:达来门户网站 浏览:4671

近日,岑子杰宣布,“民阵”已向警方申请在9月15日再举行一次示威。第二天,他被“香港大灾难、香港大乱总规划”黎智英“召见”,并与李柱铭、何俊仁等也是“叛徒、“四人帮”的人举行秘密会议。

“人民阵线”是香港“人民人权阵线”的简称。在香港的一系列极端暴力和非法活动中,它高调行事,并一再鼓励示威者发起非法集会。“人民阵线”召集人岑子杰是包括“818维多利亚公园聚会”在内的活动的幕后策划者之一。

(岑子杰)

“行进的手”来享受“鸡蛋”

岑子杰生于1987年,是“香港混乱的罪魁祸首”之一。他参与街头政治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08年7月1日的游行。此后,从所谓的“占领中央”运动、“雨伞革命”到反“修正案”骚乱,岑子杰的鬼魂一直活跃。

岑子杰曾登上非法民间电台,在西洋菜街附近擅自进行调频广播,大肆宣扬街头骚乱,因此被控违反《电讯条例》等。

2009年,岑子杰在第一次被捕后成为警察局和法院的常客。

“在一堵又高又坚固的墙和一个撞到墙上的鸡蛋之间,我将永远站在鸡蛋的一边。”岑子杰没读多少书,但不厌其烦地引用村上春树在耶路撒冷的演讲。

岑子杰不是“鸡蛋”。他是一个蛊惑“鸡蛋”的“游行者”。一个多月前,他还向香港媒体展示了自己的防暴经验和技能。例如如何“控制现场”,让暴徒按照自己的意图行动,以及如何了解香港警方的部署和变化。

“幸运儿”意外当选为“召集人”

尽管岑子杰有过街头骚乱的经历,但他在香港混乱势力中的晋升之路已经数次遭遇上限。他只有“大专”文凭,2006年,在朋友的推荐下,岑子杰获得了议会助理的职位。两年后,岑子杰以此为跳板加入了“人民阵线”。

“公民阵线”是什么样的组织?它成立于2002年9月13日,由大约50个组织、政党和协会组成,几乎所有反对派成员都参加。“国民阵线”内的派系众多,相互推挤。十多年来,岑子杰一直在暴徒中等待机会。

非法的“占领”失败了,许多人要么进了监狱,要么被“清洗”并逃往海外。岑子杰的机会来了。

2015年,当“人民阵线”发生变化时,岑子杰出人意料地当选为“召集人”。这让岑子杰自己很吃惊,他自己“交了个哑巴”。

主要依靠援助的人民阵线

“国民阵线”成立之初是为了立法反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2003年,布隆迪民主阵线发起了反对相关立法的“7月1日”游行,此后每年都发起“7月1日”游行。在2014年非法的“占领中环”行动背后,还有“人民阵线”伸出的黑手。

根据调查,人阵的资金主要来自成员团体的援助。同时,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通过资助国家民主国际事务研究所来协助人阵的资金。

2018年,ned向香港ndi捐赠20万美元,向团结中心捐赠15.5万美元,向香港司法中心捐赠9万美元。

Ndi将补贴重新分配给许多香港组织,包括公民党、民主党派、香港人权观察社、香港记者协会和其他非政府人权阵线成员组织。

内乱港口,仅外联

据透露,台独势力是岑子杰和“民主派”反香港行动背后的又一大金融家。在今年6月发起的“反修正案”示威中,岑子杰还对台独势力的支持活动表示了高度的感谢。致谢名单包括三个“台独”团体:“香港学生和台湾毕业生逃犯条例关注团体”、“台湾公民阵线”和“台湾青年民主协会”。

除了这种志趣相投的“团结”之外,“台独”势力“激进党”还资助岑子杰制作了一部关于《独立宣言》的短片,该短片已在海外视频网站和社交平台上传播,抨击“一国两制”,公开鼓吹“台独”与“香港独立”的联盟。

岑子杰得到了“台独”势力的财政支持,每月大约5万港元,每次暴乱都可以得到额外的资金。

岑子杰已经不是第一次与“台独”势力有联系了。岑子杰与台独的关系至少可以追溯到2016年。岑子杰最初是“人民阵线”的召集人,被邀请到台湾与黄之峰、罗关聪、周挺等“独立青年”一起“观看选举”,向当时的“台独”党“时代力量”的立法者黄国昌、林长佐“学习”。

与黎智英密谋策划群众游行

除了向美国国家开发署收钱,向“台独”势力寻求援助,以及与黎智英这个叛徒和香港叛军合作,是“人民阵线”赚钱的另一个渠道。

黎智英是香港灾难和混乱的著名“黑金大师”。2005年至2011年,他向香港反叛组织及相关人士提供了许多捐赠。从2012年到2014年,黎智英又发送了4080万港元的“黑金”,涉及7个政治组织和14名反对派人士。

岑子杰是最新的受援者之一。“民阵”的银行户口不多,在香港很难进行大规模的混乱行动。然而,岑子杰在2019年9月6日高调宣布,“民主阵线”已于9月15日向香港警方申请另一次大规模示威。

巧合的是,岑子杰等人在9月7日被黎智英“传唤”。同一天12点45分,岑子杰、李柱铭、何俊仁等六人乘坐一辆名为“胖李曼”的七座商务车抵达何文田的公寓。阴谋策划大约一个小时后,黎智英亲自送六个人到门口,乘坐同一辆商务车离开。

香港《大公报》的文章称,岑子杰获得“胖李曼”的财政支持后,“黎智英方面是否会向公众发布新的指示”令人怀疑。

肇事者阴险而暴露。

尽管岑子杰与70岁的“叛徒李”相比仍然是一个“年轻人”,但他已经做了和他一样多的事情。一名香港公民曾向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抱怨:“岑智明阴险的曝光正在照耀着你。从占据中心到今年的暴力事件,他一直在帮助煽动年轻学生“为伟大的行为赢得荣誉”。

岑子杰加入“人民阵线”后,组织并参与了一系列扰乱香港社会秩序的非法示威活动。2011年,岑子杰参加了“拦路游行”,后来被控非法集会,罚款1500元,留下了犯罪记录。2014年,岑子杰参加了非法的“占领中环”集会。到2018年,他已经成为“人民阵线”的召集人,并在那一年协助煽动非法的“七一”游行。

自今年6月以来,香港的“立法修正案风暴”已经持续了近3个月。非法暴力冲突行为已经在街头上演。香港社会动荡不安,人心惶惶。岑子杰和他的“人民阵线”在香港骚乱前后从未缺席过。

6月9日,“人民阵线”发起了香港第一次“反修改法”大规模示威。后来,示威演变成暴乱,暴乱者冲进立法会大楼,与警察发生冲突。当晚,布隆迪民主阵线宣布示威者人数为103万,而警方公布的数字显示,参加人数最多的是24万。此后,在“民阵”煽动的许多示威中,“民阵”声称的参与者人数与警方公布的数字相差甚远。

他不仅会撒谎,岑子杰的“表演”也是一流的。6月12日,反对派煽动向香港立法会再次示威。同一天下午,岑子杰还假装以普通市民的身份报警,以获取警方何时清场等信息。

此外,岑子杰还精通“扔锅”和“惨卖”的方法。8月18日下午,“民主阵线”发起了所谓的“818威远大会”。尽管非法集会升级,香港政府声明全力支持警方严肃执法,岑子杰仍指责“818威远集会”被警方无故“无理禁止”。

公民们痛斥“美国走狗”

今年香港的暴力示威浪潮已经影响了许多企业和农民工的生计。面对停止暴力和遏制混乱的强烈呼声,“民主派”仍然拒绝停止,并试图在8月31日举行所谓的“集会”。警方已经发出了反对通知。

岑子杰的所作所为长期以来激怒了香港人。8月29日,香港市民上街抗议“民主派”多次将游行变成暴力袭击,扰乱香港,损害市民生活,并谴责“民主派”是近期社会动荡的罪魁祸首。

更多的市民指着岑子杰的鼻子在街上痛骂他,指责他是暴徒,指责他是“美国仆人”。在这种情况下,岑子杰“先向恶人投诉”,并大声辱骂香港市民。

(市民指责岑子杰)

岑子杰声称他被一名非法游行者“袭击”。香港《大公报》对此进行了评论和批评,质疑这是一场“攻击秀”。在这个敏感的时刻,这样的“新闻”就像是“陈水扁的照片”,目的是为8月31日的示威“争取人气”。

获取信息、指控警察、参与“攻击秀”只是岑子杰煽动示威的手段。最可鄙的是,“民阵”总是在“和平与正义”的旗帜下故意允许暴力和非法活动。自6月9日以来,“民主阵线”发起了多次违反法律的示威活动。大多数时候,他们与暴力袭击有关,与所谓的“要求”无关。

岑子杰在幕后煽动非法游行和集会,游行后,所谓“勇敢组织”的暴力分子肆意破坏公共设施是正常的。高喊“人权”和“自由”口号的“人民阵线”是什么时候考虑到那些希望社会和平与和谐的公民的自由权利的?岑子杰给香港带来灾难、给香港带来混乱的真实面目,早已被头脑清醒的市民看穿。

“虽然不是所有最近演变成暴力冲突的示威都是由他们发起的,但他们对这一事件负有很大责任。”香港公民李先生批评“人民阵线”不时发表反警察言论,挑起社会对立,使紧张局势难以化解。

冯女士是一名公民,她说最近的暴力冲突损害了香港的国际形象。她认为,“年轻人开始游行只是为了表达他们的观点。他们有言论自由,但现在他们不再是和平示威。无论他们走到哪里,他们都可以拆除。”

这些信息是从万维网、南方都市报、香港茶餐厅和一些新闻中收集的。

Copyright 2018-2019 zapitgames.com 达来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